价格不是问题的要求后

2020-04-13 17:23

记者和检察官通过网上查询,搜罗了四处看似销售火爆场面的楼盘。

从那以后,向经理和李总监再也没有给吴先生打过电话,也没有再找过他,那7万元也没还给吴先生。

“当时我也有些疑虑,没有票据怎么证明这笔转让费是已经给了的呢?到时候对方打横耙咋办?”吴先生说,当时向经理极力保证,还说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她,他也就不好说什么了。而后,吴先生买到了这处门面。

第二天,他按照向经理提供的银行账号,转了7万元。事后查明,这个账户是营销总监李某个人的。

向导首先介绍了售楼行情:由于市场景气度不高,住宅方面以前比较普遍的转让费,现在基本上不存在,只有一些紧俏的门面和商铺还有这种可能。

在某区一处正在热销商铺的楼盘售楼部,我们提出要“位置好、面积稍大,价格不是问题”的要求后,售楼小姐推荐了两处位置比较当道的门面。经过商量,我们选了其中的一套。

此后,吴先生陆续听到一些传言。几经打听,他惊讶发现,竟然有多个购房户被收了所谓的转让费,才拿到门面,这让他顿时警觉起来,“不像是个巧合,应该是有人策划。”

案发后,吴先生才从九龙坡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那里得知,当初被骗转让费的购房户不止他一个人。检察机关查证,当初在商业广场购买门面的购房户中,被收取转让费的购房户有多家。

为了了解在售楼盘是否还有转让费猫腻存在,办案检察官和重庆晚报记者以购房者的身份,暗访了一些楼盘。为了暗访顺利,重庆晚报记者还找来了一个正在开发楼盘的朋友当向导。

吴先生打算投资门面。2010年12月,他在报纸上看见九龙坡区某商业广场的门面出售广告,到售楼部几经比较,选定了一处门面,交纳5万元定金,并和售楼小姐约好月底之前签订购房合同。

售楼小姐表示,现在交5万元定金可以优惠。这时,一名自称销售主管的小姐得知我们购买意向后表示,那套门面已经被人下了定金,但后来听说他又不想要了,“客户打了招呼,如果有人要,就要给他2万元的转让费。”

2011年4月,商业广场销售部经理向某和营销总监李某先后两次紧急约见吴先生。在大渡口区一家茶楼,他们请求私了这7万元转让费,“这让我觉得很意外,好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。”吴先生说。

购房户们称,他们都没有见过卖房人,自始至终,帮他们联系的都是售楼部的营销总监李某和销售部经理向某。

上周五,重庆晚报记者和办案检察官走访商业广场业主得知,不少购房户被收取数万元不等的转让费,收取方式如出一辙:先是心仪的门面被人买走,接着就有上家或者领导因各种原因转让房子。

眼看心仪的门面被别人买走,吴先生很是着急。他盘算了一番,这个门面位置比较当道,以后肯定好出租。虽然他心里极不情愿,但还是同意给转让费。

当年12月28日,吴先生急急地赶到售楼部签合同。售楼部一姓向的经理却告诉他,这个门面已经被她的一个上司买了,好在上司想把门面转让出来,如果吴先生还要这个门面,必须交7万元的转让费,而且不会开具任何收据。

Recent Works